全球需求疲软 中国7月出口同比下降92%

7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46万亿元,同比下降8.3%。其中,出口同比下降9.2%。

8月8日,海关总署发布了上述外贸的最新数据。拉长时间看,在前四月出口增速保持在10%的基础上,5月出口同比增速出现断崖式下跌,同比下降0.8%,6、7月增速进一步下跌;进口方面,同比增速仅3、5月为同比正增长,7月为同比下降6.9%。

以美元计价,今年7月份进出口4829.2亿美元,同比下降13.6%。其中,出口2817.6亿美元,下降14.5%;进口2011.6亿美元,下降12.4%。

分开来看,前7月中国向不同区域的出口出现了不同程度分化。前7个月,与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的贸易总值同比增长2.8%。其中,对东盟出口2.11万亿元,增长4.7%。但向第二至第四大贸易伙伴的出口均为负增长,其中对欧盟出口2.08万亿元,同比下降2.6%;对美国出口1.95万亿元,同比下降13%;对日本出口6395.6亿元,同比下降0.4%。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表示,最近几个月进出口增速滑落,主要影响因素还是整体世界经济走势并不好。最近两个月美国的一些经济数据似乎比预期要好,但它仍面临通货膨胀等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世界经济增长面临的困难增加,以及国内出口由此受到的压力要有充分的估计。

据8月8日央视新闻,海关总署统计分析司司长吕大良表示,二季度以来,我国月度进出口规模稳定保持在3.4万亿元以上。7月当月,我国进出口3.46万亿元,处于历史同期较高水平。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25.7%,较2020-2022年同期均值高4.5%。整体看,我国外贸进出口运行平稳、符合预期,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世界贸易弱复苏下的低增长

从世界层面来看,全球贸易的弱复苏已成为多个经济体面临的共同挑战。

4月5日,世界贸易组织预计2023年全球商品贸易量增长率将下滑至1.7%,明显低于过去12年2.6%的平均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7月25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2.8%上调至3.0%,仍低于去年的增速。同时,报告也提出,虽然近期经济增长意外向好,但仍有继续下行的风险。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全球制造业PMI(采购经理指数)为47.9%,较上月上升0.1个百分点,此前已连续4个月环比下降,这也意味着全球制造业整体恢复速度仍较为缓慢。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现在全球经贸形势是好不到哪去,也坏不到哪去。一方面,全球经贸比去年更难,外需整体并不好;另一方面,全球经济也有其韧性。包括美国二季度的经济增长出乎意料的强劲,同时欧盟、日本的经济增长也好于预期。

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5-7月中国出口同比增速分别为-0.8%、-8.3%、-9.2%。

张燕生表示,一直以来,中国的外贸企业都非常努力,并且做得很好。比如跨境电商发展迅速,新三样(电动载人汽车、锂电池、太阳能电池)出口持续保持高增长。但诸多亮点之下,外贸企业无法改变非经济因素的影响,地缘的影响可能会影响未来5年甚至10年外贸发展的基本态势。

我担心的是,如果下半年世界贸易进一步恢复,订单需求开始好转,但地缘、非经济因素仍影响国内企业公平竞争客户的订单,这最终将影响中国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稳住外贸、稳住外资就是稳住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盘,为此,需要国家方方面面的政策举措。张燕生表示。

面对错综复杂的外贸形势,张立群认为下半年出口面临的困难可能会更多。因此未来还是要坚持底线思维,需要把预案做得更周全。在这样的基础上,尽可能地把稳出口工作做得更好。

除了外需,张立群认为当前更需要从内需出发,挖掘国内超大规模的市场潜力。包括要尽快通过政府投资带动全社会投资,进而带动企业的生产,实现就业、居民收入和消费的增长,这样将使内需尽快地进入全面回暖轨道。

出口的分化

2005年,在中国出口总额中,东盟仅占据着7%的份额。此后十余年,东盟与中国的双边贸易经历了一段甜蜜时光。自2020年开始,东盟就稳居中国第一大货物贸易伙伴,此前维持前二座次多年的欧盟、美国占中国对外贸易比重则不断滑落,由2017年的15%、14.2%跌至今年前七月的13.7%、11.2%。

分开来看,分化在2022年进一步加大。2020-2022年,中国与东盟的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速分别为7%、19.7%、15%。同期,对欧盟的进出口增速分别为5.3%、19.1%、5.6%;对美国的进出口增速分别为8.8%、20.2%、3.7%。可以看到,三者在2020、2021年的增速都较接近,但2022年出现较大差距。

进入2023年,在世界贸易弱复苏的背景下,近几月中国与东盟、欧盟、美国等区域贸易增速出现下滑的同时,下滑幅度依旧出现了较大分化。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前7个月,中国与东盟贸易总值同比增长2.8%;与欧盟贸易总值同比下降0.1%。其中,出口下降2.6%;与美国贸易总值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同比下降13%。

张燕生表示:对美国出口的持续下滑很多时候不是企业所能掌控的,更多受地缘影响,并且下一步双方贸易总额可能还会继续下跌。对东盟的出口也是如此,除了正常的经贸关系,也面临着地缘的博弈。

目前来看,东盟等国市场仍然没有办法替代发达国家市场。张燕生表示,发达国家市场是风险较低且最易获得回报的市场,是中国外贸、制造业乃至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为此,在不断开拓一带一路国家市场、东盟国家市场的同时,还是要保住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市场。

经济学家、银河证券前首席经济学家左晓蕾表示,因为一些贸易壁垒举措,短期内扭转与欧盟、美国贸易数据的下滑,使他们重新恢复到第一、第二大贸易国并不容易。现在需要去预估最差情况,同时力争最好结果。对东盟的出口,则需要走欧美曾走过的技术密集型出口的转型路。

与此同时,不同产品的出口也出现较大分化。前7个月,中国出口机电产品7.83万亿元,同比增长4.4%,占出口总值的58.1%。其中,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下降19.8%,手机下降6.5%,汽车增长118.5%。

类似的分化也出现在不同企业类型上。前七月,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速领跑所有类型企业,但外商投资企业的进出口不容乐观。前七月,民营企业进出口占外贸总值52.9%,比去年同期提升3.1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增长7.3%,占出口总值的63%;进口增长5.3%,占进口总值的39.4%。而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同比下降9.4%,占外贸总值的30.6%。其中,出口同比下降9.6%,进口同比下降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