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轻松“不轻松”:财务总监上任仅4个月便请辞去年预亏116亿元

4月11日,距离预计年报披露仅剩不到两周的时间,倍轻松(46.900,0.00, 0.00%)(688793.SH)突然发布公告,宣布执行总经理、财务总监徐胜利向公司申请辞去公司执行总经理、财务总监职务。

尽管倍轻松公告称,徐胜利辞职系个人原因。但从公司年度业绩预告来看,倍轻松2022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9.0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4.2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1.1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25.76%。在此情况下,财务总监的离职引发了市场猜想。

当日,上交所向倍轻松下发监管工作函,涉及对象为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倍轻松先后发布了10份关于高管人员任职变动的公告,此次辞职的财务总监刚刚入职不满4个月。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在4月14日致电倍轻松,但电话未能接通。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管理层频繁变动可能会对公司的稳定性和业务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因为高管的离职可能会导致公司的战略和运营方向发生变化,甚至会影响员工的士气和客户关系。此外,高管离职也可能会引起投资者的担忧和不确定性,导致股价波动。

离任财务总监入职不满四月

倍轻松在公告中表示,根据《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徐胜利递交的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倍轻松表示,徐胜利的辞职不会对公司相关工作开展和日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财务总监空缺期间,董事会指定董事长马学军先生代行财务总监职责。公司将尽快聘任新的财务总监,并按照法律法规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徐胜利入职前,倍轻松的财务总监一职曾长期空缺。

2022年5月7日,倍轻松发布公告称,前财务总监张大燕因个人家庭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职务。

张大燕离职后,倍轻松的财务总监一职长期空缺,由财务部夏小梅代理财务总监。直到2022年12月17日,倍轻松才发布公告称,聘任徐胜利为公司执行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资料显示,曾就职于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任项目经理,具备多家上市公司项目审计经验。后曾就职于中兴通讯(34.000, -0.40, -1.16%)股份有限公司任副总裁、全球营销财经总经理等岗位,拥有多年跨国公司管理经验。

而这位具备国际化视野与领导力的财务总监,从上任到离职仅不足4个月时间。

在倍轻松公布财务总监辞职的当日,上交所向倍轻松下发《关于深圳市倍轻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监管工作函》,涉及对象为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处理事由是关于倍轻松高管辞职的监管工作函。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2022年倍轻松先后发布了10份关于高管人员任职变动的公告,其中有5份离职公告,共涉及6名高管。

2022年2月12日,贺小潮因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2022年3月15日,刘伟先向公司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2022年5月7日,张大燕女士因个人家庭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职务;2022年8月22日,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企划部总监陈晴申请辞去公司相关职务;2022年12月17日,黄骁睿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王妮娜辞去证券事务代表职务。

对于管理层频繁变动,资本市场从业人员骞军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董监高人员是公司治理的基础,团队成员不稳定,治理基础就不稳定。

上市后业绩变脸,2022年预亏1.16亿元

每年年报披露季似乎都是上市公司高管离职高峰。倍轻松预计于2023年4月24日披露2022年年报,仅剩不到两周的时间。

张雪峰表示,高管离职的原因可能有很多,包括个人原因、公司战略调整、管理层之间的矛盾等。每年年报披露期出现高管辞职潮可能是因为公司需要公布财务信息,高管可能会因为财务状况不佳或者业绩不达预期而离职。离职背后可能会透露出公司的经营状况和内部管理问题。

骞军法向本报记者指出,定期报告法律责任是以签字为判定标准。年报前辞职至少有一个原因是规避个人责任。他建议,如果对上市公司没有充分了解,尽量谨慎入职。

2021年7月15日,倍轻松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发行价27.4元/股,当日收盘报171.18元/股,涨超524%,总市值破百亿元。

但此后,倍轻松股价便一路下滑,截至4月14日收盘,报收49.90元/股,股价已较最高点跌超70%,而市值仅28.91亿元。

除了股价跳水,倍轻松的业绩也没有延续上市前持续的增长态势,出现变脸情况。根据倍轻松披露《2022年度业绩快报公告》显示,预计实现营业收入9.0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4.2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1.1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25.76%。

对于业绩下滑原因,倍轻松表示,一是收入端因疫情下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消费者信心的下降,交通枢纽、购物中心客流量的减少;二是费用端相关渠道费用、推广费用、研发费用增加,以及直营门店的租金及人力成本。

张雪峰认为,倍轻松业绩变脸和股价跳水可能是由于公司经营策略不当、市场竞争激烈、产品质量问题等原因导致的。公司需要认真分析业绩下滑的原因,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改善。此外,公司也需要加强内部管理,提高员工士气和客户满意度,以提升公司的竞争力和市场地位。

4月24日,倍轻松将披露2022年年报及2023年一季报数据。倍轻松将交出怎样的答卷?《华夏时报》记者将持续保持关注。